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新散文观察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00|回复: 13

梁兄

  [复制链接]

45

主题

2

好友

1597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9-5-10 09:42:48 |显示全部楼层
  诗歌,永远是一个人最为孤寂的旅程。

  那年,我住人民里,和老白住一个小区。我觉得我的心里开始有诗的种子萌芽。某一天我问老白,咱们附近有没有写诗的人,他说有,小区门口书店就是诗人高粱的。在上下班的路上,我偶尔能遇见敞开的书店里一对夫妻忙里忙外。因为不认识我也不能上前搭讪,只是我记住了那个中等身材皮肤黝黑的男人叫高梁,他写诗。过些日子天气热了,中午上班路过书店,没有进进出出的顾客,我忽然想进去看看。天地间一派鸣蝉吟唱声,我看见书店里一张宽大的桌台上散乱着一些书,横躺着一个男人,呼噜声震天,精光着膀子。我没有停留,闪身出来了。

  隔年3月26日,我和老白一起去参加一个诗歌活动。老白忽然冲着一个背影喊:高梁过来,简枫想认识你。

  记得我当时很会做一个仰慕诗人的文青,我拿出一个本子工工整整的抄下了当天要朗诵的一首高梁的诗歌。也表达了我想写诗歌和对高梁诗歌的欣赏,他很腼腆像个羞涩的少年。

  那时我刚上网,做博客玩论坛,颇有兴趣。那一年我很忙,教他上网写诗新浪发文,偶有闲暇便一起玩同题玩临屏。那时他写了很多诗歌,他说网上写作一年相当于他私底下三年五年的写作总和。我信一个人的灵感也会遇到井喷,然后一发不可收拾。

  他和兰妮住一个小区,平常小聚都是我们四个一起坐坐。人民路上有很多安静的小店,适合三五知己小酌。他喝多了的时候,也会说一些一辈子的铁哥们之类的话煽情。

  后来我和他还有兰妮等诗人合集一本《穿旅游鞋的舞神们》,我们仨去北京参加新书首发式,正式确立了外人眼里的秦皇岛诗歌三剑客。那时我们玩的论坛叫第三条道路文学论坛,我也开始了真正意义上的文学写作。

  某年我和好友小新一时兴起去他老家种地,那是一块山坡上的月牙形的薄地。那一年就多去了他家几次,那时他的母亲还能给我们做黏米豆饭,他家院子里有一棵榆树,榆钱成串。我们说说笑笑地拿着他的笔名高梁论短长争高低,他母亲不解地问:你们说的高梁是谁?是我们王树斌?从他母亲那里我们知道他还有一个可爱的乳名叫小九,因为他是九月初九出生。

  正午的村头,大太阳白花花的晃悠,一头驴被他牵着,他斜靠在半截矮墙边,等着我和小新一起耕地。待我俩走近,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起来,仿佛时光后退了几十年,那厮挣扎在苦难里。我近前问一声:大哥您何苦这是,活得不幸福吗?耕地的时候有一种狼烟四起的壮阔,他在奔跑驴也在奔跑,我和小新也想拉一趟驴奔跑在春上的田垄间,他说不行说驴认生怕尥蹶子。

  一个人写诗可以入灵魂可以透骨髓,将整个生命浸润得枝繁叶茂。期间长度宽度广度都会无限制的延展,且呈现为放射状态。常有外地文友慕名前来小岛,我和兰妮或者小新时而作陪,席间我们听别人说高梁。此时此刻的高梁是一个标准意义上的诗人,不醉酒不冲动不牵驴,他是梁。是别人的高梁,不是我们的铁哥们。

  他说少年时理想崇高,怀栋梁之心。他说如今一把年龄,心气低了甘愿做一株野地里的红高粱。我看看他是粱兄,而别人则以为他是梁。我们幸好遇见幸好一起老去,又时常小聚小酌聊聊诗歌以外的话题。或父母或子女或自身,我说将来我有可能变成老年痴呆,认不得你们,你们不要不搭理我,要给我读诗。

  老朋友韩文戈托他捎回来一本诗集,高梁来我单位送书,硬生生的拿走了一本《里尔克诗选》,我说你读完了记得还我,我可没送给你啊土匪。
  我家渔夫见过他,这么问我:你认识的写诗的为啥像个放羊的?我同学见过高梁,这么问我:诗人高梁怎么像个大队书记啊。我家欢喜也见过高梁,这么问我:姥姥,这个黑姥爷怎么不爱洗脸蛋啊?

  他是笨拙的,时而显得木讷呆板。他的文字少有炫技和华丽,他是朴素的纯真的,像我们童年的某个玩伴。2019年4月13日,我们相聚在秦皇岛市五星图书广场二楼大厅,他进场的时候穿一件土黄色的夹克衫,黑色光面的带短檐的浅口小帽。大家会心的笑,有人问他,你刚扔下锄头赶过来的吗?大家拉下他的帽子扯下他的外套,里面是一件暗蓝格子的衬衫。他很羞涩,像是一下子处在人群的中央手脚没地放的感觉。有人送一抱鲜花给他,主持人递给他话筒,上前签名的呼啦啦开始了。

  他的内心是敏感而柔软的,他的下洼地系列他的水系列,他在用自身的经验说话。他有丰盈而广阔的精神领域,生长着奇花异草,在我是惊讶的。有人喊他高梁,梁字是二声阳平的,有人喊他高粱,粱字是轻声可以略过的。他都认可,也很少再做辩解。不辩解,说明为梁为梁都接受。这是一种人生的状态,阴阳上去不过是阶段不同。

  他是我的好友诗人高梁,原名王树斌。最近出了一本诗集《秘境》,我参加了分享会。让我深感意外的是,在分享会我竟然湿了眼眶。他问我发言不,我说发言的人多,我就不去锦上添花,如果反之我就做个雪中送炭的。分享会上,他的《秘境》卖得很好,朋友们的发言也很精彩,从不同侧面谈了一个诗者的风雨人生。分享会过去好些天了,其实我是打了腹稿的,我不想让一份充满情谊的发言稿胎死腹中。以为记。

附上两首高梁的诗歌:

秘境

我发现一处潭水,小到我进入
潭水就会上涨;在雨季,它会漫流到岸上

我总在寂静无人的时候
走向它,因为承受不住重大的秘密而颤栗
因为无人知晓,而在孤独中幸福;因为无限靠近
而在激动中晕眩——

在水中自由地上升和下沉,
我舒服得想喊出来——
但又怕引来回声

一次次地深入,却不能到达水底
一滴滴水无尽地爱抚,却不是我的同盟

上层的水是热的
下层的水冰凉
有一天潭水变成柔软、光滑的悬崖

一次又一次,死亡
也没能阻止我前去探寻 有时是中午
万物都鸦雀无声;有时是晚上
潭水倒映天空,幽明而又深邃

多少年过去,多少事遗忘
我还记得那无名深潭,存在着
我没能到达的地域

那真实的存在
不能依靠想象来完成

昵称

在人群中听到,喊我的小名
我就会颤一下。喊我的,跑不了
亲人和乡亲。在小名后面带上哥的
都让我心中涌出一股暖流。

一声声喊
坚冰也能融化。时光也能倒流
有时我赤脚在山中奔跑
有时在寒风中,四处点火
想起夏日的正午,母亲端着水
给我叫魂。喊我一声   
我回应一声

除了小名,爷爷叫我铁蛋
脚被扎出了一个窟窿,也一声不吭
同学们叫过我小地主,因为长得胖乎
当时我气急败坏  现在却没人这样
喊我一声   

在没人的地方
我试着叫上几声   体内的岩石开始松动
腐土中嫩芽滋生

那些位高权重的   贪腐的   视人命为草芥的
逆潮流而动的   我要喊一喊他们的
乳名、外号和昵称

73

主题

4

好友

3920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5-10 10:36:39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两首诗倒写得不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3

主题

4

好友

3920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5-10 11:24:38 |显示全部楼层
《里尔克诗选》现在已很难买到了,网上价格高得出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6

主题

2

好友

3026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9-5-10 14:52:49 |显示全部楼层
简老师好幸福,有这样可爱极富才情的朋友,刚看到一句话:世间最美好的东西,莫过于有几个头脑和心地都很正直的朋友。
简老师笔下的老梁,很生动。
虽然我不懂诗,但是并不影响我对诗人仰望式的敬重,常常想,那些好看的句子是怎么想出来的啊。
推荐阅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3

主题

4

好友

3920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5-11 00:04:01 |显示全部楼层
秦皇岛诗歌三剑客
-------------------------
你们两位的诗都挺好的,也发两首另外一位诗人的诗欣赏一下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8

主题

2

好友

885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发表于 2019-5-11 07:34:55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简枫佳作,一并欣赏高粱好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5

主题

3

好友

2898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9-5-11 16:57:09 |显示全部楼层
年轻时也曾尝试写诗,没有天赋,不了了之!问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9

主题

16

好友

2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9-5-12 12:52:22 |显示全部楼层
文多溢美之词。把诗人写得有诗意了。
问好简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7

主题

7

好友

1848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9-5-12 16:37:52 手机频道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了!问好简老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8

主题

1

好友

1009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9-5-12 22:42:40 |显示全部楼层
简枫老师家欢喜也是个小诗人:姥姥,这个黑姥爷怎么不爱洗脸蛋啊?
这句话好生动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QQ|Archiver|手机版|新散文观察论坛

GMT+8, 2019-5-21 05:15 , Processed in 0.151337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