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新散文观察论坛 返回首页

jian的个人空间 http://www.xinsanwen2011.com/?16698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且听且说之8月

热度 1已有 493 次阅读2014-12-3 21:17

8月1日:《とんぼ》z和c都是在日本呆了好几年回国的,z向我推荐了长渕刚的歌,c向我推荐了德永英明的歌。听着他们向我推荐的歌,我发现很多时候一个人的内部气质可以在他们的歌曲中明显地体现出来。虽然外表是一样的西装、一样的稳重、一样的闷骚,但是只要去了卡拉ok,躲藏在西服下的气息便会隐隐浮现出来。一个是桀骜不驯的,一个是沧桑怀旧的。很有趣的俩哥们,除了向我推荐歌手外,z还向我推荐了渡边淳一的书,c向我推荐了村上春树的书。呵呵~,我被你们洗脑了。ok,祝二位夏安!http://t.cn/RhFRzMQ 


8月5日:《島人ぬ宝》停了三天的音乐微博再次开启。因柏桑之托,去了趟自己几乎不会去的河南新县。据说那里出了200位将军。不过听着这样的歌,不太适合谈将军。坐在车里吹着空调,任由两边连绵起伏的葱茏山脉将自己带入有着战争意象的大别山区,也是一件令人兴奋的事。当然听这首歌时,也不适合谈战争。对了,就谈日本人吧,在那里有幸与一帮安装设备的日本人一起喝酒、一起听冲绳民谣、一起在小酒店大堂借着酒兴随着音乐扯开嗓子吟起岛歌、舞起岛舞,真是爽级了,涉木桑的歌喉如此地道地演绎出了大和民族的空辽和沧桑,让我恍如在邻邦和一群穿着“浴衣”的日本人过盂兰盆节,充满了人情的温暖感——没有争吵、笑脸相迎、爱惜自然、时而小心谨慎、时而放浪不拘,处处流淌着人类原始的善意和淳朴。谢谢柏桑给我机会有幸结识这帮可爱的日本人,还有爱搞笑的周桑、热情的徐桑、默默为大家服务的两个当地小伙、把我灌得微醉的张总;谢谢柏桑,山里的泉水淋在身上真的很凉很爽,我又遇到了幼时的自己。ありがとう、皆さんhttp://t.cn/RhFRu8S 


8月6日:《多良間ションガネー》高旋的女声千回百转缠不尽琉球国上那轮落日旁无数丝紫霞编织的彩云,低沧的男调唔哝哼吟叹不完冲绳岛上此番人生中难穷尽喜怒哀乐的曲调。在那个国度,男人们尽着男人的职,女人守着女人的份,彼此相互尊重相互支撑。久居日本的胡兰成先生曾这么评价中日女性间的差别“日本只有女人文明,其男人没有把文明来理论学问化的功绩,所以女人保持得原来女性美的纯粹,而中国则男人因其理论学问的功绩而建立了男性的美,女人亦受其影响,而出来了像樊梨花一样的新女性美,就应得男有刚强,女子也有烈性这句谚语了”。胡先生也许出于受到当时新女性风潮的影响,在这里以欣赏的目光赞美了新女性美?而在我看来,就是那个忽视女人与男人先天上差异的新女性运动,使得中国女性除了继续遭受封建社会遗留下来的三从四德的审美毒害外,又多了一层额外的能力和体力上的挑战,女人遭到了再次戏弄,使得她们离《诗经》时代原始、本真的女性身份越来越远,中国女性除了物理性别外,心理和能力正在向着中性化迈进。http://t.cn/RhFEZfs 

 

8月7日:《別れの煙》:这首曲子听上去有点像印度音乐,是《大篷车》还是《流浪者》里好像听到过类似的调调,很孤寂、很空辽。大凡生活在亚热带附近的人们,感觉语言节奏和思维节奏都好像被设置在低速档,悠然自得中却透着一种淡淡的忧伤,离自然很近,与自然中的万象沟通和倾诉着,大自然是他们最亲近的朋友,可以和高山流水浮云安心交谈。住在城市中的人不知能否了解这种感受?也许有过大山中生活的经历,没有小朋友的时候,山中的花花草草小石块便都成了自己可以对话的伙伴,忘记了有没有和吹过的风对过话,但和从窗前飘过的云一定是对过话的。那种感觉真的很棒,直到现在也还是深深怀念。而如今生活在大城市,对话的对象就变成了音乐,对了,偶然也会与道旁的花草交流片刻,问问它们“在城市中的生活还能适应吗”“有没有想念那些留在山中的兄弟姐们呀”之类的闲话。http://t.cn/RhFEQ6c  


8月8日:《青柳》这算演歌吗?那缓缓滑过喉腔的花调和三味线在我脑子里画出一幅黑白画面,黑色拉门上张着带有凹凸花纹的白色和纸,黑色的茶桌上放着一套白底樱红花纹的茶具,拖着一束浓粗长发的女人和神情肃穆的男人穿着一白一黑的和服端坐两旁,只有女人嘴上那一点樱红和茶具上同色调的花纹在这个凝重的氛围中制造着涌动的暗流。看场景,这也许和一场风花雪月或者殉情有关的情节?充满了绝望感的美,那是生命走到尽头的回光返照?日本的物哀美学意识留给我的就是这样不可救药的意识,生命最灿烂的火花蹦溅总是和灰飞烟灭的死亡紧密相连。http://t.cn/RhF3An8

 

8月9日:《てぃんさぐぬ花》大城美佐子是冲绳民谣的代表歌手,常年以来在传承民谣曲风的同时,也不断尝试利用传统乐器三线以外的电子乐器进行演奏,并且努力将冲绳民谣推广到年轻人中。她的演唱风格朴实无华,努力追求通达冲绳民谣极致的王道。http://t.cn/RhF3GdE

 

8月10日:《湯の町哀歌》:有时候记忆会很恍惚,不很清楚这是在剧情中还是在曾经的经历中出现的调调。令人心情平静的深色木质桌椅,低调的柔色灯光,房间的一角当季的鲜花在静静地开放,桌上放着几个古朴粗砾的陶瓷碗碟,却都装着做工精致的日式菜肴,一粗一细的搭配就像任性不桀的日本男人和矜持妩媚的日本女人,倒也相得益彰。酒过三巡,话题和情绪像一只被流放的漂浮瓶,已完全没有了方向感,起起伏伏、摇摇晃晃,时而随水流荡荡而去,时而纠缠在一起来回打转,兴奋时领带缠头手舞足蹈,低沉时语无伦次哽咽频饮…轻扶衣袖缓缓推过一杯暖香的抹茶,低低道一声“珍重”,一切——尽在不言中~ http://t.cn/RhF3SBc 

 

8月11日:《琵琶湖周航の歌》:浅井教授每次卡拉ok必唱这首歌,听曲调感觉应该是至少半个世纪前的歌吧,仿佛触到的脉息就是那个年代的。很多时候我的判断都来自于感应。今天搜到了这首歌,知道歌手永井桑已经故逝。听着故人留下的温暖的声音,不由得有一种伤感,还有一种莫名的向往,究竟是向往什么呢?前天在书店看到一本书,叫《死后的世界》,是一位美国多学科科学家写的,他在做了大量调查和研究后,得出结论人死后是会有感知的,并且确实有另一个世界的存在。因为还没全看完,只能讲述一下看过的部分。他在对大量死而复生的人进行调查时得知,人在濒死的时候,有一团东西会从身体里毫不费劲地跑出来,盘旋在肉体不远处的上方,看着人们围着自己忙乎,它能知道人们的想法,但是它不能和人们沟通,也能看到自己的肉体在经受酷刑般的抢救,它想阻止,当然它也阻止不了。后半部分还没看到,但是看前言知道,如果这时类似于“灵魂”一样的东西决意已去,那么那些先它而去的亲朋或者它曾信奉的宗教领袖就会来迎接它。所以我想那个我们恐惧的世界也许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样可怕。只是我在想那些温暖的灵魂和邪恶的灵魂究竟是怎样被安排的呢?我希望书的后面能给出我这个答案。http://t.cn/SvxUUE

 

8月12日:《ギター船》:日本的演歌,曲调虽然单调,但是却有着千回百转的婉转,就像心中的千千结,揉入了数不尽的闲愁。一帘透之于竹篾的阳光悠悠着在老屋中打着转,一把带着昔日温度的吉他在若有所思的手指下流出曾经的呢哝,一碟熏香的灰烟如游丝般从昏暗的一角送来阵阵薰衣草温润平和的馨香…明明时光静好,却又分明心猿意马,惹出一串串记忆的碎片,散乱地铺撒在一席席榻榻米上任其牵引出缕缕心绪。http://t.cn/R7vtebN

 

8月13日:《九龍で会いましょう サウンドトラック》:威宁路地铁通道是条很有魅力的通道。路的一边是长宁图书馆,这里的图书馆和市图书馆不一样,几乎所有的书都是可以外借的,在这里先后借过柏杨老先生的书、张爱玲的书、渡边先生的书,而这些书在市图书馆大概要用千元押金办的卡才能借出吧。在图书馆泡一下午,待到夜幕微降,走出馆门,看看天上月亮的形状、看看擦肩而过行人的衣着表情,踩着浮萍步踱到地铁通道,一下到通道,迎面立刻有一股阴凉的穿堂风吹起裙摆,让你慌不择地用手赶紧按住,这让我想到玛丽莲梦露的一幅画,想到女人的妩媚。走过通道,踏上另一边马路上升的电扶梯,随着扶梯悠悠上升,设在地铁口音乐小贩摊子上的爵士蓝调飘了过来,甚佳的音乐效果让心情在都市的闷骚感中游游荡荡。紧挨地铁口是city shop,里面有各国调味品和食品,做鸡尾酒的酒品有的就是从这里买的,估计这里假酒的可能性比较小。shop的边上是星巴克,再边上是wagas,记得和女儿曾去过仙霞路上的一家,在那里吃了白滨太太说比较难买到的法式甜点canele ,不过女儿没吃过那种最近有卖的咬劲很Q的窝窝头,等下周回来后,给她买来尝尝,看看能不能找到canele的感觉。(将经典揉搓为腐朽,那是我的专长)走进wagas要了一份印度风味马萨拉羊肉饭,这个凭良心说非常好吃,黄咖喱和奶酪的香味,把羊肉令人讨厌的膻味中和得非常鲜润和郁香,真心赞一个。价格比small日本店78块的蛋包饭便宜二十块,味道可是远远超过了small,虽然从丰厚感上来说不及petit george cafe的奶油海鲜意面,但是与海鲜不同的肉的质感也同样的香郁。http://t.cn/Rvrhu1Y

 

8月14日:《Clarinet and piano》 :如果今天是最后一天你会怎么过?当然这不必总是生命的最后一天,也有可能是你和某个人或某群人的最后一天。想象着在一辆列车上,遇见了某个人,你们中的一个不经意地起了个话头,便随意聊起了一个话题,聊着聊着,你发现你和面前这个陌生人居然有那么多共同的认知,他宛如是专程从一个你不知的世界赶来与你赴约,于是你们越谈兴致越高,以致你们中的一方到了站匆匆提着行李下车后,你在回味刚才那些尚且余温未消的话题时,才突然发现你居然没有留下他的联方式和他的名字,甚至你没想到要给对方倒上一杯水,就这样一个似乎在你生命中与你一期一会的他消失在了茫茫人海中…如果、如果说你意识到过这一刻也许就是最后,也许就会…当然,一切都已成为过去,这样的疏忽估计还会在生命里不断出现,所以,把每一次相逢或重逢当做最后一次对待,也许就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情了。http://t.cn/R7vccST

 

8月15日:《Clarinet Concerto (from Out of Afria)》:有朋友在网上说,他们的城市早晚已经有了秋意。昨天走在路上,看到一只很硕大的知了仰面躺在一棵树下的人行道上,细细的脚丫蜷曲僵硬在那里。我不知道它是不是前阵子拖长声调高声鸣叫着的那只张扬的知了,但不管怎样,一只曾经生命力蓬勃的知了如今是以这样一副凝固的姿态出现在我面前。我想它昂扬过、灿烂过,它的鸣叫声至今还在我耳边留存,带着昔日来自胸腔的温度。如今却这样躺在地面,粗心的行人走过,一定会留下一摊生命的泥淖。我不敢用手去抓虫子,因为我总觉得它们比我强悍,更不敢接触它们的尸体,因为我总觉得它们的灵魂无处不在更加强悍。我只好慢慢移动同样比我胳膊来得强悍的脚,把它轻轻地挪到树底下最靠近树根的地方,又为它挑了一片干净的落叶,盖在了它不再具有生命活力的身上。我想对它说“谢谢你为我带来过夏的躁动”。http://t.cn/R7xGjzD

 

8月16日:《雁儿在林梢》记得小时候住的房子,时常会有燕子飞来筑巢。它的巢并不好看,粗粗细细的泥土,看上去很简陋,跟当时有些贵州老乡用黄泥垒起的房子差不多。鸟巢上有时会有几根浅灰色的羽毛。燕子叽叽喳喳飞进飞出,就像春节前的人们,每天总会有肩提手拎的东西带进带出一样繁忙,只是它们的叽喳声永远不会有抱怨,总是充满了快乐。过不多久,小燕子孵出来了,嘴边有一圈黄色的边,在巢里探头探脑的,和它们的爸爸妈妈一样,同样的叽叽喳喳,同样的快乐满足。那一段时间,楼道里充满了勃勃生机。可是某一天放学回家,楼道变得很安静,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我急急忙忙抬头往上看去,只见原先燕巢的地方,只剩残破的几处泥块,燕子已不知去向。我这才想起,曾有大人嗔怒过燕屎落在楼梯上,也曾有男生垂涎过燕巢里的燕蛋和小燕子。我怅然地趴在阳台上,往一片蔚蓝的天空看去,希望那些熟悉的身影能再度出现在我的视线里。阳光很柔和,白云很轻悠,一切都很平和安详,我的眼里却下起了雨。http://t.cn/R7jFMWU

 

8月17日:《却上心头》知道刘文正应该是在进入大学后,同寝室的大姐个子很矮,长相也谈不上漂亮,但是却有一个很能打动人心的歌喉,关键她能把歌手每个微妙的气息和歌调处理模仿得十分到位。一边洗衣服一边跟着饭盒式录音机里的卡带随意哼哼,就能让我静静地坐在床沿上思绪飞扬,心情酸酸甜甜。也许那是个恋爱的年龄,在一个象牙塔中的恋爱,不受世俗的干扰,所以可以把恋爱中的闲愁演绎得那么淋漓尽致。校园中墨镜男生的吉他随黄昏的微风在寝室楼间跳动,时而欢腾时而忧郁,叽叽喳喳的女生开始三三两两结伴走出校园互诉心里的小秘密,或甜蜜或惆怅,恋人们有的顺着通往后操场那条幽静的小道去往只有他们的小小世界,有的手拉手嘻笑着走出校园去爬那座仰头可以看到一片夕阳、俯视可以一览金黄农田的山坡。那时的话似乎永远说不完,那时的时光似乎真的会像一件神奇的披风,将恋人们紧紧裹在一起,颜色随斗转星移由柔柔的暖色渐次变为忧郁的深蓝、再变为烁烁银色,直看到月牙高悬,直看到熄灯铃后的校园,刹然间陷入黑暗并沉沉睡去。 http://t.cn/R7TYbUs  

 

8月18日:《一颗红豆》:这首歌好像应该是高中时听到的吧,如果不是今日偶然流到这首歌,估计已经差不多消失在记忆的长河里了。听到“红豆”的那个年龄情窦初开,无端端就会有很多相思,没有一个具体的对象,或者说就算有过,也时常会把电影或者小说里的某个人物形象套在其身上,于是凭空的,他就变成了白马王子,就变成了佐罗,变成了福尔摩斯…而自己也就成了叶塞尼亚、成了丽达、成了白雪公主…真实世界的自己既然与虚构人物合体了,自然总得有点异于常人的行为或者大脑,也许、我想也许从那时起,自己慢慢就走上了一条通往云彩的路,常常飘浮空中、常常远视地球、常常恍恍惚惚,离太阳星星很近,离黄河长江很远,时而阳光明媚如轻絮朵朵,时而乌云密布如愁云压山。对了,当啤酒炸鸡热终于随着《来自星星的你》被新一轮影片盖过去、住家附近的韩国村不再需要拿着预约号去排长长的队、交通也不再受到阻碍的时候,和小马去感受了一下啤酒炸鸡的威力,那是一次“甜蜜”的威力,蜜汁鸡+糖汁萝卜!如此稠密的“甜蜜”攻击让我不战而败,赶紧又讨来了韩国辣白菜与其抵抗。一扎冰沙啤酒让刚性十足的啤酒也平添了一层“奶油味儿”。如今地球上莫不是拉开了中性化序幕?吃完啤酒炸鸡我还是带上红豆返回云上去吧。http://t.cn/R7R4gkN  

 

8月19日:《聚也依依散也依依》:“细数窗前的雨滴,细数门前的落叶”,很幽静,幽静得能听见杜鹃花开放的声音;很悠悠,悠悠得能看到空中的湿气如何凝成雨滴;很自我,自我得能闻到内心那份相思散发着层层叠叠落叶的清香在空气中弥漫…今年的夏天就这样结束了吗?几场大雨过后,空气湿润而凉爽,晚上散步已有阵阵凉意,需要披上一件薄薄的针织五分袖外衣了。转眼一年又过去了大半,女儿回来便开始迎中秋,女儿回去又该迎十一,之后时间就像加快了节奏——孩子们的万圣节、情人们的圣诞节、日本人的元旦、中国人的春节,于是一年又过了。 http://t.cn/R7Rbdft

 

8月20日:《云且留住》:风轻云淡的日子,心情像深山中一条叮叮咚咚的小溪。也许锁在深山中的溪流是孤独的,清脆的流水声只唤来扑楞着翅膀的小鸟“啾…”的一声回应,只唤来巨大白石千年前不变的凝视,只唤来对面那枝杜鹃花灿灿的一笑,只唤来急急前行的白云稍一顿足将投影留在溪流的怀抱…这还不够吗,深山中的溪流?刘文正——让我们青春因你歌声而变得清纯、致远的哥哥级歌手,如今可安好?你似已消失在公众视线中。不知你家上空今日可曾有白云悠悠飘过?它可曾驻足与你闲聊片刻?在我此时,没有白云,外面下着雨,大概已经连下3、4天了,“滴滴嗒嗒”中,借着你的歌,我仿佛听到上天的问候。 http://t.cn/R7RGc1r

 

8月21日:《柴科夫斯基: 如歌的行板》:我想对于古典音乐,大多数人并不太会欣赏。记得最初接触到的古典音乐是《春之声圆舞曲》,是用留声机(当时并没有这么怀旧感的叫法,而是被叫做唱机)听的。一边做着被分配给自己的家务——扫地、擦灰,一边听着唱机。唱片里有父母喜欢的越剧、评弹、沪剧,有我和哥哥喜欢的相声,还有父母用来启蒙我们的一些音乐唱片,记得那个时代除了长征组曲和歌颂祖国的外,还有就是那些为数不多的世界一流名曲。当然,在铿锵有力的红歌和军号中渡过童年的我们这些孩子,根本不具备对于《春之声圆舞曲》这样一流名曲的欣赏能力,倒是伴随着曲子演唱的女高音让我记忆深刻,而那个深刻也仅仅只是因为她音调恐怖的高和尖利,直刺大脑皮层。好在我自小就有自我培养的自觉,尽管不喜欢那张唱片,但还是让所有的唱片排着队一张不落地循环听,好听的也罢不好听的也罢。最后变成了都略知一点,又都一无所知,被父母戏称为“猪头三三不精”。http://t.cn/R7RfV6f 

 

8月22日:《Berceuse》:一流到这首歌,刚起床与朋友约了去料理教室学习的女儿便情不自禁地哼了起来。问她记得这首歌是什么时候听到的吗,她说小时候。看着进进出出忙着化妆出门的女儿,想起了那个放在大床边的婴儿床。床边栏杆上绑了一圈长长的床纬,床纬上是立体的卡通动物,随着孩子在床上的翻爬,有的小动物眼珠会被震得转动,有的小动物长长的尾巴一摇一摆,可以吸引孩子抓捏…床的上方是旋转着的玩具,可以发出八音盒悦耳的声音,让整个时光在幸福祥和的宁静中缓缓流过。真有那么巧,赶上女儿从日本回来的那天、忙着接机的档口,卧室里这台自搬入这里一直用下来的驼背电视机终于坏了,请修理师傅看了,他说“高射炮”(差不多这个名字,反正让我联想到并惊讶于电视机的军事化)坏了,没得换了,这些零件已经不产了。既然如此只有买新的了。当然那时为了赶着接飞机,自然是没时间买的了,甚至原本该吃的早饭,因为处理电视机故障而没来得及吃,匆匆出门赶去机场,想索性等女儿回来陪我一起去买电视机。这种有人商量着买东西在我这个空巢家庭似乎也久违了,这也算一个小小的幸福吧。女儿一回到家,便一起去了家门口的苏宁电器,习惯了旧款电视的我,觉得房间里放个32吋的便可以了,但女儿执意要买40吋的。苏宁店里热极,看来老板承心要把顾客往外赶的节奏,店员倒是热情高涨,只是说话结巴。我只想早点买了走人,便顺着女儿的意思选定买40吋的。及至买单,女儿抓起发票便直冲收银处,丢下一句话“我来”。看着女儿麻利地刷卡、签名,眼前穿着高底鞋而高出我一头的女儿,在我面前突然又幻化成了婴儿床里调皮地向空中蹬着双腿、自顾自咿咿呀呀的小不点。真的是一眨眼功夫…好在,我们过来了。http://t.cn/R7nw0u4 

 

8月23日:《오나라 I》:因为在出行的公交车上经常遇到韩国人,因为住家附近有很多韩国超市和韩国料理,因为对青春年少时那些出现在电影和小说中“阿玛尼”们的特殊情结,最主要还是因为日语语法和韩语语法的高度相似,曾正儿八经地买来了几套韩语书开始自学。但在学到数字时,终于被它两套数字读法和运用给弄崩溃了。自以为学外语是自己的特长,也曾野心勃勃为击败朋友介绍的在西班牙待了十几年的那位老兄可能不太地道的西班牙语而买了本书自学西班牙语,因为无果而终便也将书弃置一边。又曾觉得因为有一个德语学生,所以不可白白浪费学德语的机会,而专门备好笔记本,拉开了学德语的架势,结果被德语里眼花缭乱的词语变性而弄得找不着北…人吧,光靠比天高的志向是不成滴,有道是“火车不是推滴,牛皮不是吹滴、长城不是哭出来滴”,是也!谁说能速成日语,那纯粹——骗钱的干活。当然也得看怎么个成法,若想成就襄阳路上那些满大街拉客卖lv的商贩那点“商务”日语,倒还是可以期待滴~ http://t.cn/RzZNcwS 


8月24日:《눈의 꽃》:哈韩族和哈日族在穿着上是一眼就能分辨出来的,哈韩族的着装以宽松的裤装为主,哈日族以卡哇伊的裙装为主。古北那块地方,最早以台湾和港人居多,掺杂一些白人和伊斯兰人,后来日本人大量聚集,日本人比较喜欢群居,他们的打扮是:男士们往往穿着颓废感的t恤,斜挎一个腰包,一双拖鞋或运动鞋,与平日上班时清一色的白衬衫、黑电脑包、中规中矩的形象形成很大的反差,也许这就是武士道文化打造下的男性们,在简单划一严谨的生活之外能玩味的一小点异趣吧——做一个去掉约束后的自己喘口气,就如同女性们回家后的卸妆,我想大约是一样的感觉。同男性的颓废不桀装扮不同,日本女性往往会戴着可爱的太阳帽,穿着矜持而又不失时尚、低调而又优雅的休闲装,貌似将风头让给了身边的丈夫,但却又能在不经意间抓住行人的目光。我想这种男女间的性别默契和刚柔协调大概只有大和民族的才更具观赏性吧?在日本人之后,4、5年前开始,韩国人开始增多。虽然同为亚洲人,但韩国人的打扮还是可以很容易与日本人区别开来。首先发型比较中规中矩,黑色、短发、厚重,男性没有日本人的颓废感,取而代之的是家庭感,女性经常会戴一个很中性的棒球帽。不过近来似乎有所减少,在古北这样一个小小世界里,大家都在被不断同化,即便是着装喜欢张扬、高调的中国女性,也在渐渐减去衣饰中不必要的、繁杂的色彩。古北可以说是个观察居家生活时尚变化的大型监测点。http://t.cn/RzZN1EY  

 

8月25日:《미안해야 하는거니》韩语歌有很多真心不错,但不知为什么看到韩国人讲话,尤其是韩国女性讲话总感觉好吵的。昨天和妹妹们聊起来这事,妹妹们也很形象地说,韩国女性们说话时脸部肌肉总像有抽搐的感觉。我觉得尤其是尾音的颤抖,感觉她们像老是在抱怨的,加上眼神没有日本人的柔美,反正韩剧对我来说基本out。不过,韩文歌似乎可以例外。 http://t.cn/RzZpVAc  

 

8月26日:《On a Bad Day》:这几天温度又升高了,而且湿度很大,虽然人感觉不舒服,但我希望我的皮肤会因为大量的水分来代替高价的化妆水。走在路上,突然看到一个肉鼓鼓的东西,仔细一看,是一个到膝盖大小的磁制猪,一脸灿烂的笑容,手里捧着一对绿花花的美钞。小猪的屁股被摔了一个大洞,于是它只有被遗弃在街头了。带着滑稽的灿烂笑容。来到宾馆大堂吧,这里常常是没客人的,所以很适合作为上课的一个据点。这家宾馆用户基本上都是些住楼上公寓式酒店的日本商务人员。大堂十点半开始营业,现在是十点一刻,服务台略显臃肿的接待员正驼着背摆弄着手机。我照例点上一壶茶,他依旧是说电脑没开、十点半才能买单。脸上是一副被打搅到的表情。记得半年前来踩点的时候,同样是他,一幅殷勤样、楼上楼下带领参观。如今也许熟了,懒散而邋遢的生活常态显露无疑。中国的服务往往不会因为是常客而更加小心翼翼,相反变得越发不需要用心。这和日本人的服务显然是根本上的不同。所以得出结论,就是在中国永远不要让为你提供服务的人和你走得太近,这和傲慢无关,只是不想哪天把自己变成一切都需要自己来代劳的客人。http://t.cn/RzZprwD

 

8月27日:《I Give You To His Heart》:当风轻轻掠过安静的小河时,我知道今年的夏天快结束了。今年上海的夏天不太猛烈,往年那种一推开门,迎面而来的热浪就能把人重新推回室内的日子似乎没有出现。去年趁着打折,一下子买的好几件五颜六色的针织开衫,终于恰到好处地被派上了用场,既挡阳光又不至于太热,让我不禁天天内吊外开地五彩缤纷着。今年收夏不知又会有什么新的收获,正好女儿回沪,让她陪我去逛街淘货。还有,那个杂志上介绍的粗面包+猪油的雷人面包不知哪里有卖,应该把名字记下来的,这样才好在百度上搜呀。有些事总会后知后觉,略感遗憾。不过,好玩新奇的东东还有很多,以前年轻时,兵藤所长评价我“张桑是个向前看的乐观女孩”,我想即使到今天我也还是愿意相信明天、相信未知中的机遇和缘分,直到地球之行结束。http://t.cn/Rz4lU3w

 

8月28日:《Emmanuel》:与女儿来到充满时尚感的1933创业园区,满眼个性化的家居饰物立即印入眼帘,用大竹框制作的落地灯罩,用自来水管道制作成的烛灯,用金属工具柜改制的五斗橱…每样东西表面粗糙陈旧,但精细的做工和独特的奇思妙想,让这里的家居店都彰显出一派低调奢华的氛围。粗壮的灰色混凝土构建的曲里拐弯的步道,透着昔日屠宰牲畜时的血腥和冷酷,如今点点橘黄色的饰灯,似乎让那些已为人类服务的牲畜们的灵魂,幻化成穿梭在新旧时光中的点点幽光,起起伏伏,与不多的来到此地的艺术爱好者,共同感悟着历史和生命的厚重。我想来到这里的我们,看到的应该不仅仅只是摩登和奢靡,更有很多动物生命支撑起来的我们的感官——品尝美味、嗅取芳香、浏览时尚、思索生命的力量…我想我应该保持安静地去享受这一切,家畜们的幽灵大概是不怕被打扰的,因为它们苦难惯了,圣经里把它们交给了人类来管理,佛教里把上世作恶的人贬为此生的家禽,任人屠宰,所以顺命服死是它们的终途。所以,它们也许只需要人们对其生命的一点点尊重也就释然了。http://t.cn/RzxTnbo

 

8月29日:《Sometimes When It Rains》:听到这样的曲子,原先走往地铁的脚不由左拐至公交,地铁站里太亮、地铁速度太快、椅子面对面…而这首曲子要的是黑夜中的几盏路灯、远处忽明忽暗的霓虹、悠悠从车窗边闪过的街景。上海夜公交的空荡,对我来说总是充满了吸引力,这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我喜欢上海的夜晚,它是如此的包容,我既可以像昨晚和女儿走入它心脏那般,去感受它奢华大气又低调不桀的自信,也能如此时此刻,远远缩在一角品味它灵魂的飘渺和气味的暧昧。http://t.cn/RzxQqL1  
  

8月30日:《往事》:大提琴那根弓在心上来来回回拉着,每拉一弓似乎都能感觉到空辽无边的情绪在被召唤回内心,它们不断在内心中凝聚,以致要从内心盈满溢出。这时拔高一度的萧及时切入,让即将涌出、薄如晨雾的思绪有了一个上涌的空间,于是身体被满满一腔缠绕不休、后推前涌、似雾似潮般的东西充盈着。其实就这样的感觉对我来说很好,真的不需要女声的吟唱把它们再度升高至头部。有些东西是走心的,有些东西是走头的,此时此刻我好像突然明白了一直困惑着我的关于心和脑在对抽象事物上反应的不同。这时候真的不该用头部,它让浓浓的思绪通过头部散发出去而变得稀薄了。http://t.cn/Rzx8qKZ  

 

8月31日:《Romeo and Juliette》:很久很久以前,去舞厅跳舞时,这首曲子好像经常作为慢三步来跳的。说起跳舞,因为老爸自小受到上海滩海派文化的熏陶,所以酷爱交际舞,只因生不逢时,年轻时被灼热的太阳晒蔫了,没有机会大展舞姿。知道父亲会跳舞还是在四人帮粉碎后,祖国大地上的文化活动渐渐取代忠字舞、样板戏和红歌以后的事。那时大家思想还比较保守,即便跳舞也不会约请家人以外的女性,而妈妈也不爱好跳舞,于是我便成了爸爸的舞伴。应该说在父母厂区里,我是最早学会跳舞的女性,更不用说以我当时的学生身份来说,更是无人可及。别人家的父母首先不会允许孩子学跳舞。所以得益于家庭宽松的教育环境,小小年纪便深谙音乐带给人晕旋般的美妙。这个作为辅助教育,我认为不应轻视。有些骨子里的东西,确实需要自幼养成,后天只能是表面的。可惜我对这点的了解如果能再清晰一点的话,也许对日后孩子的教育会有更明确的方向。http://t.cn/RzXO3u6  

 

  

 

  




路过

鸡蛋
1

鲜花

握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QQ|Archiver|手机版|新散文观察论坛

GMT+8, 2021-9-20 14:45 , Processed in 0.197741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