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新散文观察论坛 返回首页

jian的个人空间 http://www.xinsanwen2011.com/?16698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且听且说之10月

热度 3已有 538 次阅读2015-1-12 21:24

10月1日:《雨の慕情》:又一首泛着旧时光温馨味道的日本演歌。据百度解释,日本演歌曲调因为在大调上去掉了fa或si、小调去掉了re和sol,所以使曲调平整,比较接近自然发声,容易上口,缺点是旋律比较单调。演歌从内容上来说,由最初带有政治色彩的内容渐渐因其曲调上易唱的特点,发展成以表现普通人情感生活中的悲喜为主的内容,其关键元素大致与“雪、雨、大海、离别、相爱”等相关。由于“演歌”一词在日语发音中和“艳歌”“怨歌”相同,故又被称为“艳歌”或“怨歌”。在当今社会中,人气指数大约仅次于日本民谣、成为第二位。演歌始于20世纪末,由日本短歌、能乐渐渐发展而来,邓丽君也是演歌队伍中强有力的加入者。这首《雨中慕情》的歌词内容同样与分手后的思念有关。虽然当今社会的生存之道是以强示人,这种怀念、伤感的情绪已经被重重叠叠甚至被贴上负面标签很粗野地塞在心灵一角遭遇冷落,但我还是相信,只要愿意并不惧怕正视自己,就一定能看到它们,因为它们来自于心的源头 。虽然有时候我们在不断借助外力稀释它们,因而变得更加坚强,但是,它终究存在于你我的内心中。静下心来发现它们,给坚强的自己带来一份柔情——听演歌,去除内心角质,与大自然做一次通透的气息交换。http://t.cn/RZaKtji

10月3日:《Your Man》:我就像一只黑夜中的沙滩蟹躲在松软漆黑的沙底下一样,连着几天潜到心灵忧伤的一角蛰伏着,以至于听到这首轻松快乐的乡村歌曲时,像被一道灯光击中一般有点找不到北,很花痴地享受着这个极富男性魅力的嗓音带来的“柔暗灯光、轻缓音乐”的浪漫时刻而没有了思维和联想。一曲听罢,脑子终于开始转了起来,至于转到哪里,那也只有随它去了——被唤作“红楼”的大学寝室楼下,几个男生坐在栏杆上,边捧着大碗吃饭边说笑着,那个年龄的男生就像发情期起舞欢叫的芙蓉鸟,总爱在女生经常出现的地方招摇着。只见其中一个戴着墨镜的小子一下子掉过头来,扬起手挥舞并冲着我叫嚷着,我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便紧跑几步来到他们跟前,带着满脸的疑问。突然我尴尬地发现,对方也是一脸疑惑地看着我,“墨镜”举在空中的手还孤独地停在脑袋上。正当我们彼此傻楞在那里的时候,从我身后走过一个男生,他一边带着调侃的表情回头看我几眼,一边咋咋呼呼地和那几个哥们打招呼——“原来他们在招呼他”!刹那间我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满脸通红,这帮反过神来的男生“哗…”地一下,发出毫不怜惜的哄堂大小。在一片哄笑和戏谑中,我狼狈地逃回寝室,心中默默祈祷着绝不要再遇见他们,永远不要!但是,命运捉弄人,几年之后,“墨镜”却成了我的老公! http://t.cn/RZSemEH

10月4日:《珊瑚颂》:从海口家往海边慢走大约5分钟就可以走到海边。据说沿着海边小道往东一直走,可以走到团队游客必去的万绿园。我没走过,万绿园对我来说就是个普通得不要再普通、俗气得不要再俗气的中国公园中的一个,里面五颜六色的劣质装饰东一缕西一条地挂在树上,树木也被修剪成脑残级别的卡通样,花饰颜色的搭配让你联想到小镇上卖着廉价商品的时尚店——憋屈在简陋粗糙的一方小天地中依靠刺眼的色彩吸引着路人的目光。总之,万绿园没给我留下什么好的印象。倒是那条通往万绿园的小道因为还没正式成型,只铺了一下路面、设置了几处木椅石凳、树了几块指示牌,所以来此地的人并不算太多,大多数人喜欢从众,所以没有人气的地方便为我留下了一处可以冥想的地方。坐在木椅上,耳朵里塞上自己喜欢的音乐,看着海里的波浪不紧不慢地一层推着一层,感受着阵阵海风不断传送过来的大海的气息。于是,冥想模式开启——思绪来到了五公祠,径直找到了苏东坡,问问他被贬此地是不是也会有逃离凡尘的感觉,从中反而觅得一丝悠闲?然后,思绪拐个弯,又往西面的海瑞墓奔去,想把现世的不公与他倾诉一番,听听爷儿会怎么说;思绪再次启程去往郊外的火山口,已是死火山的山中树木茂密,想象火山喷发的景象,感叹一下大自然摧枯拉朽的能量…思绪不受控制地跨界去往文昌宋庆龄故居,想去查看什么样的风水让她们三女嫁得如此霸气冲天;还有,琼海的最后一位娘子军也想再去拜访一下,坐在老屋中的瘦小老人,瘪着没牙的嘴,让我怜惜和平静;至于五指山上那满山恐怖的蚂蝗就免了,即使不特意拐道,它也会突然在我梦中惊现。再往西去就是兴隆,热带雨林花园让我宛如进入了王者泰山的丛林世界,当然那也是无聊的男人在国内唯一能看到人妖的地方;还有三亚的海角天涯,虽然仅仅是两块大礁石孤立在那里,但寓意深刻,如何诠释全凭心态而异…思绪有点忙,只能走马观花、点到为止了。至于今天的思绪如何就去往了海南,仔细想了下,估计是“珊瑚”惹的,还有那平静而甜美的声音,它们让我想到了波光盈盈下热带鱼围着珊瑚礁悠然摇摆的景致,那是在三亚坐潜艇时看到的一幕。已经两年没去海南了,不知来年春节房客小赵会不会回内地老家、把房子倒给我住上一段时间呢?http://t.cn/RZjsw0n  

10月6日:《泣けない君へのラブソング》:《一首献给不会哭泣的你的情歌》歌词翻译:我总喜欢在你面前突然表现出一副凶神恶煞,可为什么你总是一脸的无所谓?总想偶尔吓唬你一下,所以就会做出很多不可思议的举动 ,而每次却总是留我一人在那里空转,让我不胜烦恼。每次吵完架,都令我沮丧万分。我是那么地想让你也因为我而烦恼一下你终于哭了,在睡梦中,久违了,这样的表情令人怜惜。那一刻我好开心,对你充满了怜爱,我一直期待看到你哭泣的脸。/眼泪有时会比语言更激烈,也让内心变得更加缠绵。拜托——偶尔也让我看到一下你的眼泪好吗?你的过于坚强,总让我觉得好寂寞、不知所措。虽然知道这样的男人很让人无语,但是在最后那刻,还是请你回到我的心里,无论是痛苦的时候还是难过的时候,不管什么时候,请来到我身边,不顾一切过来便好。这是一首献给不会哭泣的你的情歌/你终于哭了!在睡梦中久违了!这样的表情令人怜惜,我好开心,充满了对你的爱怜,因为我一直想看到你哭泣的脸。这是一首送给不会哭泣的你的情歌。/你终于哭了,在睡梦中,久违了,这样的表情令人怜惜,我好开心,充满了对你的爱怜。我想告诉你——无论是痛苦的时候,还是悲伤的时候,不管什么时候,请来到我的身边,不顾一切来到我身边就好。这是一首送给不会哭泣的你的情歌。————呵呵,真想和一个能品味眼泪味道的男人一起喝杯爱尔兰咖啡——传说中应该一人独饮的咖啡,它的成分是:咖啡(5盎司)+粗砂糖(2小勺)+威士忌(1盎司)+高脂厚奶油(1小汤勺)+…眼泪(不超过10滴)。http://t.cn/RZYP7PD

10月7日:《我的祖国》:在我几近枯干的英语词汇中,“motherland”这个词居然如此清晰,这不得不归功于幼时俺们党对俺阳光雨露般的教育,让我在呼吸着pm2·5、吃着地沟油的艰苦环境中还能依旧保持清醒的记忆力。歌曲很好听、很怀旧,让我想起了带着暖意、背着小书包、期待着小学一年级第一课语文书第一页毛主席万岁”“中国共产党万岁的识字课开讲,从那时起,我那尚处于懵懂一片、未被开发的大脑在潜意识中就明白了一个道理,我们可以不知道爸爸妈妈的写法,但我们必须记住毛主席共产党的写法,一年后我在那浅薄的基础上,意识领域向着俺党再次大踏步地靠近了一步——光荣地成为了一名党的接班人红小兵。烈士献血染成的领巾在胸前飘呀飘我庄严地举起小手发誓热爱祖国、热爱人民、热爱共产党。思路又开始跑远了,我不是想讲我那段大多数人都有过的光荣史,我想讲的是究竟何谓祖国?爱了大半辈子,到了不惑之年倒开始迷糊了。据《现代汉语词典》解释,祖国就是自己的国家;同样一词日语中也有,据日本雅虎解释,祖国一词在日语中的解释为祖祖辈辈生活的这块土地;通过《英英词典》解释,我知道了意为祖国motherland在英语中的语意是自己出生的countrycountry一词在中文中的解释是国家 作为国家一词解释的还有“nation”“state”,三个词在做国家解释时,语意分别为:country侧重于疆土和人口、nation侧重于民族、state侧重于政体、政府,但是,在我们具有5000年文明史的字典里,三词均被翻译为国家,难道是我们中华宝库里的词语太贫乏吗?我想不是,而是因为词语的制造者觉得他们的百姓不需要知道得那么多,他们不必有那么多的选择。这个作法的好处就是:如果你说你爱国,那么你就必须承认你也爱你的民族和你的政府,如果其中有一个不爱,那么你就是不爱国。再讲一个好玩的事,最近又出了一个新兴行业,叫“5,那又是什么职业?百度一下就能明白。玩论坛的人,经常可以与他们撞山。这类人就是俺们党雇佣的穿了马甲、利用互联网的虚拟性为俺党工作的网上评论员,一条回帖五毛钱报酬,故被称为五毛党,这是具有中国特色的又一大发明,至于可否把四大发明发展成五大发明,估计我们一国说了不算,那得有世界人民的认可——在这一点上,可能是提倡和国际接轨产生的唯一副作用吧。令我这位资深红小兵沮丧的是,何时何事又让俺党需要穿上马甲混迹江湖了呢?不知这些五毛会不会也在日后被后人尊奉为地下工作者加以敬仰呢? http://t.cn/RZYzT3b

10月8日:《Long Way Home》:这首以萨克斯主打的smooth jazz似乎很适合在海底世界的座椅上仰头看着那些大型鱼群从头上游过的场景。大白鲨与其他鱼类比起来总是相对比较匆忙的,身上的轮廓无论怎样经历海水的冲刷,却依旧保持着尖锐感,原本黑眼珠大会显得良善一点,偏偏因为长在了露着尖牙的长长嘴线两边,所以总是带着一股杀气,目标明确地在深海中穿行。这让我想到了黄金周结束后那些大量支出后急需在职场上捞回贷房款、穿着裁剪合体的黑色西服、奔赴市中心地带办公楼、身价介于白领和金领间的精英们。与大白鲨雷厉风行不同的是,叉头燕魟长着一个与大多数鱼不同的扁平身材,挥着柔软的鱼翅翩翩在深蓝背景的海水中,与其说它们是在游弋,倒不如说是在飞翔。这种鱼因为在鱼腹部长有一对出气孔,所以又被形象地称为爪哇牛鼻鲼,只是它的牛鼻因为长的不是地方,所以无法牛气冲天,只能憋屈地对着仰头观望它们的我一张一合,不过虽说冲不了天,但至少也是生命存在的一种彰显。可以与牛鼻鲼的“飞翔”有一拼的是大海龟,大白肚子毫不羞涩地坦露在我眼前,姿势并不优美却也努力划动着短小的脚丫,笨拙地从我面前“飞”过,我似乎能听到它“吭哧吭哧”的喘气声,它让我想到了跟在孙悟空后面的猪八戒,在敏捷的大师兄面前毫不自惭形秽地、心安理得地、很自我地笨拙着,那种与钝感与生俱来的自信令我折服。在这些大型海洋生物的边上,总是簇拥着一群群有着柔和线型体型的鲷类鱼,它们长着我们大多数人观念中的鱼模鱼样,跟随着大鱼们哄到东哄到西,似乎从来不需要自己动脑子找方向,也从不担心成为大鱼们裹腹的餐,我不知道这种信任源于哪里?或许是它们的一种宿命,无法躲过?这种跟随让我感动,无论它的原因是出于积极意义的前者还是消极意义的后者,它们的单纯和顺应都是人世少有的。海底世界暗淡的蔚蓝带着神秘和忧伤,海洋生物们舞动的节奏舒缓而悠长,发生在它们身上的故事温馨中流淌着一丝灰色调,海洋的精神平和里透着不屈,就像这首萨克斯传达给我的风格。http://t.cn/RZB4G5o

10月9日:《海边的舞会》:hello,早上好!昨天你推荐的这张cd在我这里转了一天,听下来感觉,这个组合的地方特色不是很明显,如果不是以闽南话来唱的话,我很难把它和潮汕风格联系起来。在我印象中,闽南人的性格更接近于“兄台,你近来好吗?”中比较慢性子的感觉,只是那首曲子的开头几句让我联想到了“吉祥三宝”。其他几首曲子也因为用了多种民乐和西洋乐,让我感觉这个组合似乎还没完全找到自己的风格,处于模仿和探索阶段。不过,正如你所说的,整张cd的曲风给人感觉非常淳朴,在一堆或甜得发腻、涩得凝重、扬得崩溃的歌曲中,它的朴实让我放松和安心,似乎可以尝试一下素面朝天的无拘,与你喝着用海水凉却的啤酒(虽然你不喝啤酒,但海边沙滩的绝配唯有啤酒)、吃着沙滩烧烤、借着酒劲天南海北地高谈阔论。当这首曲子响起时,不由得就想放下酒瓶,加入到那些忘我的舞动者中一起摆起胯、举起胳膊、扭起腰来群魔乱舞一番…夕阳也像喝多了酒的大爷,满脸红光傻笑地看着沙滩上欢腾的人群。我想那个场合最适合的穿着应该是吉普塞式的服装,很浓烈、浓烈得像那支高音萨克斯,可以点燃海边的篝火,也很廉价、廉价得可以让光脚和砂子融为一体。我用叶塞尼亚般直截了当的嗓门冲你叫道“那个谁,上来一起舞”,于是你便手握酒瓶步履微晃地摆进了人群。音乐合着潮声和欢闹声,一轮明月在不知不觉中与太阳大爷换了班,而篝火依旧还在熊熊燃烧,红彤彤的你、红彤彤的我、红彤彤的啤酒和沙滩鼓…http://t.cn/Rw4hAY4

10月10日:《Johannes Brahms: Sonata for Violin and Piano No.1 in G, Op.78 - 1. Vivace ma non troppo》对于勃拉姆斯的摇篮曲和匈牙利舞曲,不少人都可以跟着哼上几句,但光听音乐知道作曲者的估计不多,要不是在某本书上看到文学评论家赛义德一生酷爱勃拉姆斯的作品,甚至对他的喜爱度远远超过了对凡人皆知的贝多芬的程度,估计我自己也是不会去特意搜来听的,毕竟欧洲古典音乐对于像我这样的音乐外行来说实在是太遥远,要从专业角度上去理解恐怕是不可能的了。不过,这并不妨碍外行人同样可以通过音乐去感受和联想,我想这可能便是音乐的魅力。正如林塞·沃特斯在《责任始于情感反应:音乐与情感》一文中所说的“音乐这种艺术品虽然给人以一种整体感和完满感,但那仅仅是幻觉,实际上它有待于聆听者作出的反应,诸如热情、回忆、联想或厌烦等情感回应来达到最终的圆满”。换句话说,音乐提供的是一个空间,空间中的故事要靠聆听者自己去组织。如此说来,没有歌词的音乐或者语意不明的歌曲是不是有可能会带给听者更大的想象空间呢?因为摆脱了词语的束缚,聆听者便可以完全根据个人体验进行阐释,于是一百个人就会有一百个解释,甚至同一个人在不同心境下也会产生截然不同的理解。如果真是这样,那么这恰恰便是音乐最吸引人的地方——每听每新,也只有这样的音乐才有可能不朽。这在绘画欣赏中也是如此。美术专业毕业的侄女,近来爱好画一些抽象画,看不出任何具像,只是一滩一滩颜色的组合。据尚处于嫩鸟级别的侄女说,这样的作品在展览会上她倒是售出过几幅。我想这大概也是正因为它的抽象性,让人每次看到都会产生不同心境下的诠释,所以即便是挂在家里做饰画,也有可能做到百看不厌。艺术就是这样一种东西“没有言语,没有具体内容的雄辩”(塞义德对音乐的描述)。当我在听到勃拉姆斯这首小提琴钢琴奏鸣曲时,不知为什么脑子中出现的意境总是比较寒冷的冬天,穿着冬装的人们打招呼时都能看到彼此口中呼出的热气,让寒冷透着一丝暖意。至于地点,似乎总觉得应该是在和平饭店那个厚实的旋转门门口,那扇旋转门大约转了快有百年了吧?不是很清楚。殖民时期留给后人的伤痛在渐渐愈合,欧洲文明熏陶下的生活方式和价值观念也借助于深藏在老马路里小店家低调的灯光坚韧地保持着。上海——昔日的殖民地、如今的移民城市,混入了太多身份的血液,是应验了人世界中那句“越混越优秀”还是会应验狗世界那句“越混越杂陈”?这个,就很难说了。http://t.cn/Rw4ZU9t





 




路过

鸡蛋
1

鲜花

握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回复 王克楠 2015-2-27 20:53
jian,你写的很棒,克楠支持你!
回复 jian 2015-3-1 11:08
大哥,谢谢!其实我真需要您的支持。上次跟您说过我和日本那块联系的事情,我正在征求他们意见,看能否得到那边一些学者对中国文学研究文章的翻译权,另外向他们举荐研究的素材(这边作家的文章)。但您知道我是外行,我不知道中国文学评论或研究那块缺什么,只是我在看他们评论的时候感觉他们的研究用语非常亲民,对我这样的外行来说很易理解,我希望中国的评论家也能从中受益。评论工作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情,拿腔拿调的评论态度不仅过时了,而且让读者远离它们。我有很多感想,等有机会再跟您慢聊。我需要您帮助的是我想知道我要翻译的东西是不是如我所认为的中国文评所欠缺的东西。这点确实不是我能凭自己感觉所能选择好的。我上次向日本方面提出了几个要求,日本方面说,需要讨论后回复我,他们说这需要给他们一点时间。但是加入他们的协会是没有问题的,也就是说,把他们的文章拿来翻译不作发表用肯定是没问题的。jian
回复 楚山孤 2018-8-20 07:59
好久不见,读作新文,顿觉惊喜。如此好的文章,看后耳目一新,让人难忘。珍藏。问候简。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QQ|Archiver|手机版|新散文观察论坛

GMT+8, 2021-9-20 14:25 , Processed in 0.211948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